重庆:“轨道上的山城”是怎样铺就的

 2019-12-02 08:41:35  8 作者: 佚名

“净红”景区——荔枝坝轻轨站(摄于1月26日)。

新华社记者王全超

新华社北京10月1日电(记者张勤和吴锟鹏)10月1日,新华社《每日电讯报》发表了一篇题为《重庆:轨道上的这座山城是如何铺设的?"

在毗邻嘉陵江的重庆市渝中区荔子坝轻轨站,每天都有大量的人聚集在河边的观景台上,将手机对准附近的高楼,当火车在单行道上穿过大楼时,按下快门,记录下这个全国罕见的奇迹。

这是2005年6月开通的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这是重庆第一条轨道交通线,也是中国第一条跨座式单轨交通线。

1946年,国民政府第一次起草了《首都建设十年规划草案》,提议修建高速电车,但最终《草案》成为一纸空文。新中国成立70年后的今天,重庆经历了几十年的艰辛。从引进日本单轨技术到建设第一条轨道交通线路,再到吸收技术的重新发展,实现了95%以上设备的国产化,最终建成了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车辆数量最多、客流量最大的单轨交通系统。

经过70年的旅行,重庆轨道交通不仅实现了重庆市民的铁路旅行梦想,也为这座山水城市增添了一幅举世闻名的美景,成为一只沿着“一带一路”飞出中国的雄鹰。

(副标题)从空洞的文本到现实,70年的轨道交通梦想

重庆的铁路梦始于1946年。抗日战争期间,重庆街头挤满了2137辆人力车和几十辆公交车。为了缓解城市日益拥挤的交通状况,1946年4月28日,国家政府起草了首都十年建设规划草案,首次提出建设地铁高速电车。

根据草案,当时重庆有120万人口,每天大约有5万人往返于市郊。这个城市的道路狭窄,公共汽车受到速度和交通量的限制。每天只能运送5000人。拟建的高速有轨电车最初计划有三条线路,最初计划每10分钟运行一次,每天总交通量约为10万名乘客。然而,腐败的国民党政府没有足够的能力来组织工程队的建设,也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资。沉溺于内战的国民党政府在政策制定后未能实施,重庆最早的轨道交通计划最终沦为一纸空文。

然而,重庆并没有放弃建设城市轨道交通系统的梦想。新中国成立后,重庆在1958年再次提出建设轨道交通的计划,但这项工作在半年内暂停。因为重庆是一座依山傍水的城市,修建轨道交通不仅需要土地,还需要高架桥。建设成本比其他城市高得多,当时高昂的建设成本是负担不起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改革开放后重庆经济开始快速发展,改变交通状况的任务被推到了突出位置。20世纪80年代,重庆提出在人防工程改造中,按照轨道交通标准进行设计。重庆轨道交通建设正式启动,但国内专家的判断在规划时再次泼了冷水。

“在重庆建地铁几乎是不可能的,那里的地形极其特殊。建造任何类型的轨道交通都非常困难。”今天,重庆铁路集团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乐美仍然记得在重庆进行示威的专家们的话,但是这个持续了几十年的梦想,不能被这冰冷的水浇灭。为了使轨道交通的建设成为可能,以重庆轨道交通专家工作站院士沈晓阳为代表的第一批重庆轨道交通专家带领专家和工作人员走访重庆主城区的各个角落进行调查,并不断派许多人员到世界各地学习轨道交通技术。

经过十年的研究,终于取得了成果。通过不断的调查和比较,重庆铁路建设者发现,已经在德国和日本成功运行的跨座式单轨铁路是重庆最适合大力发展的交通系统。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采用高架跨座式单轨交通系统,最终引进并使用了日本技术。

跨座式单轨铁路几乎是为重庆建设轨道交通量身定做的。就爬坡能力而言,一般地铁的最大坡度约为30%,跨座式单轨的爬坡能力可轻松达到50%,理论坡度可达到100%。在转弯半径上,地铁的最小转弯半径约为300米,跨座式单轨的转弯半径仅为100 ~ 150米。然而,成本只有地铁成本的三分之一左右。跨座单轨是一种橡胶轮胎,它骑在钢筋混凝土轨道梁上,不会像钢轮和铁轨互相摩擦一样轰鸣。跨座式单轨还具有景观好、节能降耗的优点,符合重庆山区陡峭、道路崎岖、人口密集和旅游经济发展的特点。

2000年,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一期工程(交长口-大雁村)被列为国家西部大开发十大重点工程之一。12月,整条线路正式开通。2005年6月18日将被所有有轨道梦想的山城人铭记:重庆轨道交通2号线将投入试运行。一条长线有时顺流而下,有时穿越高山,有时飞过一排排高楼。这一天,街上有一万人。绝大多数市民第一次看到了轨道交通,这是西方的第一条轨道交通,也是中国的第一条跨座式单轨交通。

(副标题)全覆盖一网之下,山城轨道成为景区

2号线的成功建成解决了许多山地城市居民的出行问题,但它的开通只是一个时代的开始。越来越多的轨道交通项目已经开始。他们逐渐像一张大网一样覆盖了整个城市。

2007年,轨道交通3号线第二塘-龙头寺段和1号线朝天门-沙坪坝段相继开工。2011年,重庆轨道交通1号线小石子至沙坪坝段投入试运行。同年,3号线的两个入口元阳段投入运营,世界上最长的跨座式单轨铁路正式开通。

“3号线目前是世界上运输效率最高、单线运行里程最长、地形条件最复杂的跨座式单轨铁路。轨道交通鹅公岩特大桥的主跨在世界自锚式悬索桥中首屈一指。”乐美说。

未来几年,重庆轨道交通不断加大规划建设力度,形成点线网络,提高运营服务质量。作为重庆城市公共交通的主干道,其作用日益突出。

截至2019年7月,重庆共开通8条线路,包括1、2、3、4、5、6、10条环线,运营里程313公里,覆盖主城区9个区,到达主要商业圈,与机场、火车站、公交枢纽等大型客流集散中心相连。重庆轨道交通日均客运量达到288万人次,最高日客运量超过358.9万人次。

对于生活在这座山水城市的人们来说,重庆轨道交通可以被称为“飞向大地”,它不仅是日常通勤的“专车”,也是一种简单明了的“生活方式”,是买房买房买房的“指路标志”,是必须打卡的“净红色景区”,是重庆的“新名片”。

轨道交通2号线李子坝站是我国第一座跨座式单轨高架车站,与商住楼共建。它以“空中列车穿越建筑物”技术而闻名于国内外。它每天都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是重庆轨道交通建设者智慧的结晶。

早在2号线规划时,考虑到客流和线路走向等因素,车站就设在利齐巴,同一位置的一栋住宅楼的建设计划也已敲定。二号线最著名的车站后来采用了站桥分离的设计和施工,即预留轨道墩直接堆到地面固定,墩建成后恢复住宅建设。

“一般来说,这就像在立交桥外盖房子来包裹桥梁和桥墩,但立交桥和房子之间没有联系。因此,当2号线列车通过荔子坝时,轨道梁和桥墩会轻微振动,但车站所在的住宅楼却感觉不到。因为轨道的主体结构和房子的主体结构是完全分开的。”乐美说。

重庆轨道交通1号线烈士陵园站位于重庆市沙坪坝区,呈现出更加艺术化的景象。车站的墙壁都被彩色涂鸦和壁画覆盖,从车站一直延伸到出口,总面积达5000平方米。丰富的色彩似乎凝结了这个世界上的海和天、花和鸟、树、建筑和人类活动。场景的变化让人们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

(副标题)制定标准建筑行业,不仅仅是交通和互联网红色

依靠日本技术建造的2号线开通时,重庆就有了自主创新的想法。经过艰苦的研发,当3号线通车时,重庆单轨轨道设备95%以上已经国产化。

“2号线引进了大量日本跨座式单轨交通技术和设备。无论是车辆、轨道梁、道岔还是其他核心技术,一切都必须按照日本标准和规范操作。也就是说,从那时起,我们明白关键核心技术不能被他人长期控制,必须尽快本地化。”公共工程维修部副经理兼重庆铁路集团第三运营公司道岔车间主任张杰表示。

为了摆脱被他人控制的尴尬局面,重庆逐步加大对进口技术的消化、吸收和再开发,组织重庆大学、西南交通大学、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等10余家单位对车辆、轨道梁、道岔系统、车辆转向架等核心技术进行国内科研。努力工作最终取得了成果,并成功填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技术空白。

然而,重庆不想只掌握一项技术。后来,率先编制7项跨座式国家和行业标准及3项地方标准,完成10多个国家科技支撑项目,获得100多项专利,是国家单轨技术的领军企业。形成了覆盖设计、施工验收、运营维护的城市轨道交通标准体系,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跨座式单轨交通标准体系的创始人。

这三个标准是“跨座式单轨交通设计规范”、“跨座式单轨交通施工及验收规范”和“跨座式单轨交通车辆通用技术条件”。重庆轨道交通集团、重庆轨道交通设计研究院等单位在总结重庆轨道交通2、3号线建设经验和科研成果的基础上,对这些标准进行了反复论证和修订。

“随着世界上第一个单轨交通标准体系的建立,我国跨座式单轨交通及其产业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为重庆跨座式单轨交通产业立足重庆、辐射全国、走向世界奠定了基础,但我们做的还不止这些。”乐美说。

在建立国际标准的基础上,重庆还建成了完整的跨座式单轨产业链,包括前期咨询、勘察设计、工程建设、设备制造、系统集成、运行维护、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等各个环节。它涉及200多家企业,可以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为不同的交通量(群体)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和全生命周期服务。

“我们还建立了全国唯一和最大的跨座式单轨车辆工业基地,在全球单轨车辆制造商中排名第三。”张杰说道。

此外,由重庆轨道交通集团牵头的国家发改委示范项目“重庆轨道交通互联cbtc系统研发与产业化”现已进入实质性阶段。该项目将建立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国际竞争力的技术体系,为我国轨道交通运营开创先例,为国内外主要城市的轨道交通企业提供示范和示范,有效提高轨道交通运营服务效率。

作为重庆单轨“走出去”的重要战略重点之一,重庆正在加强海外业务团队建设,做好典型示范项目,充分利用具有成熟海外经验的中央企业资源,加快重庆单轨技术设备的海外出口,充分利用当地企业的地理优势、政策法规专业知识,提高重庆单轨海外市场拓展质量。

“新中国成立后,重庆的轨道交通建设已经走过了70年。我们希望在“建设与服务运营、运营促进运营、运营培育运营”的可持续发展战略下,努力建设重庆全球“一网多模式全覆盖”轨道交通系统,在未来70年,我们将在属于中国铁路的国际舞台上书写美好未来。”乐美说。(结束)

1分钟极速pk10 金赞国际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 大发888娱乐 香港六合下注



整站最新
2019西安航展 英国雅皮士特技飞行表演队 2019西安航展 英国雅皮士特技飞行表演队
英国雅皮士特技飞行表演队世界首支碳零排放的绿色环保特技飞行表演队,该队使用俄制军用特技飞机雅克52和...
明天起,杭州东站乘客下了高铁换乘地铁,不用安检了 明天起,杭州东站乘客下了高铁换乘地铁,不用安检了
高铁换乘地铁免安检明天起,东站枢纽地铁安检将上移至铁路到达层大厅,乘客从高铁下来,可以免安检,直接进...


回到顶部

随机文章